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称帝二字,老娘都说倦了

时间:2019-07-09 08:31 作者:admin

称帝二字,老娘都说倦了

正文第85章将军通透[更新时间]2019-07-0906:00:01[字数]1599众女齐道:“嫔妾拜见皇后娘娘,拜见燕昭仪。

”武云昭手臂微抬,说道:“免礼吧。 ”众女齐道:“是,谢皇后娘娘。

”虽然神态恭敬,微微垂首,到底都是年轻女孩儿,心性不定,难脱稚嫩,还是忍不住偷瞧武云昭和紫燕。 武云昭道:“本宫和燕昭仪随便走走,尔等无须拘谨,既然来到宫中,时常走动,熟悉、熟悉也好,免得以后行路有差,宫中不比外头随意,若是认错了路,进错了宫,触犯了宫规,那都是要送上性命的。 ”众女心中一凛,齐声道:“多谢皇后娘娘提点,嫔妾等定严守宫规,不敢行路有差。 ”武云昭点点头,单手一摆,让她们退下了,向紫燕道:“燕儿,她们怎么这么怕本宫,本宫刚才很凶吗?”紫燕笑道:“皇后姐姐,她们能不怕你吗?你忘啦。

”指了指武云昭叠在膝上的纤纤素手,接着道:“你这手上可有一条命呢。

”武云昭心念一动,随即明了。

这些女孩子刚进宫,肯定不知道宫变一事,定是从他人口中得知皇后亲手宰了曾经的德妃。

凡是传言,大多会被添油加醋,以致离谱也说不定,再加上如今德妃之位虚悬。 空悬的妃位就像是皇后在向众女宣告,谁敢得罪皇后,以前的韩德妃,就是今后她们的下场。 如何令这些女人不害怕呢?紫燕接着道:“皇后姐姐,她们见了你还算好的呢,若是见到了贤妃姐姐,哎呦,那是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

”当日,刘若华一柄长剑,大杀四方,勇猛、凶悍更甚于救驾侍卫,给宫里人留下的印象很深刻。 武云昭笑道:“这样也好,若华最烦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阿谀奉承,如此一来,她能过上清净日子了。

”紫燕道:“可不是嘛!”抚了抚肚子,说道:“蕊瑶姐,等这孩子生下来之后,让他随贤妃姐姐学武吧。 ”在心中,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如他的父亲一般无能。 武云昭道:“好啊,若华定然乐意。 男孩子就该阳刚一些,若熊豪不造反,他也算是个大丈夫,男子汉。

”紫燕道:“说的是呢。

”武云昭抬头,看日头渐渐爬上了头顶,说道:“燕儿咱们回宫吧。

”回立政殿的路上,武云昭和刘若华遇上了刘守业,如今,他顶了熊豪的职位,当了禁军统领,刘建章升至从四品宣威将军,仍守护御前,得熊严信任,十分光荣。

刘家父子的荣誉虽是实至名归,但其中也少不了武云昭筹谋,因此,二人对武云昭都有一份感恩之心。 眼下,刘家是朝中权势最大的皇亲,经历熊豪谋逆,妃嫔合谋之事后,忌惮刘家的人不在少数,流言也就随之而来了。 王康瑞在武云昭建议后,逐渐地放权给熊严。

熊严依旧不长进,自然不愿理会政务,眼下,他对自己的皇后情深意重,信任有加,自然地,心安理得地将政务暗中传给了武云昭。

武云昭近些日子又恢复了批改奏折的日子,对朝中情形和官员态度了如指掌。

武云昭道:“刘将军忠心耿耿,陛下心中有数,无须理会那些个跳梁之人,不过是一群占了便宜,趁机上位的无能酸腐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胸中没有家国沟壑,小人罢了,这样的人在朝中待不了多长时间。

”韩容嘉私通熊豪,参与谋反,拔出萝卜带出泥,不但韩家被诛了九族而且与韩家关系密切的不少官员也受了牵连,或一并斩首、或革职、或外放,下去了不少人。 这些突然得了升迁之机的官们大多年轻,急于建立势力,巩固权位,表现能力,然而一番清洗后,政治清明,哪里有什么建功立业的机会,无奈之下,只能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将视线放到了武将身上,借熊豪曾有军权,败坏朝纲,犯上叛逆之由,大放厥词,试图消减刘家势力。 武云昭的言外之意便是:待有合适人选,这些临时替补的官员尽皆会被赶出朝堂,不会得到重用。 刘守业道:“多谢皇后娘娘关怀,老臣为国、为君,上战场杀的敌,回京师护得是君,不管抓麻雀,拿耗子的事情。

”武云昭赞道:“将军通透。 ”刘守业恭敬道:“娘娘谬赞。

”武云昭笑道:“时刻不早,本宫先回了,将军随意。 ”刘守业恭送,看着武云昭的背影,暗自赞叹:“老王这个闺女不简单啊!”任谁想得到,曾经知书识礼,花容月貌,娇滴滴,羞怯怯的小女孩儿,竟有朝一日,胆敢勤王护驾,手刃奸贼,暗中把持朝政,大权在握呢!忆及武云昭那日斩杀韩容嘉的凌厉手法,不禁胆寒。

推荐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