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大江一浩荡,离悲足几重?全诗意思及赏析 古文学习网

时间:2019-07-09 17:37 作者:admin

大江一浩荡,离悲足几重?全诗意思及赏析  古文学习网

大江一浩荡,离悲足几重?出自南朝诗人阴铿的一首五言诗《晚出新亭》。

此诗写晚出新亭路上所见景物和离开都城时的离愁与无奈之情。

首句写景,次句写情。

开首两句点出“离悲”的主题,以下六句具体表现“离悲”。

全诗语言洗炼,写景抒情,皆出于自然,将落潮、昏云、戍鼓、寒松等景物组合成一幅孤舟远行图,形象鲜明,意境幽远。

作品原文晚出新亭阴铿大江一浩荡,离悲足几重?潮落犹如盖,云昏不作峰。

远戍唯闻鼓,寒山但见松。 九十方称半,归途讵有踪?作品注释⑴离悲:离别的悲愁。 ⑵盖:车盖。

此处指退潮时的波浪。

枚乘《七发》:“江水逆流,海水上潮。 ……波涌而涛落。

……其少进也,浩浩岂岂(此二字应加三点水旁),如素车白马,帷盖之张。 ”此句言潮势虽已低落,波涛还像车盖一般。 ⑶云昏:指云雾迷漫。 不作峰:谓山峰因云雾迷漫而显现不出山峰的形状。

⑷“远戍”句:只听见远处戍楼传来的鼓声,而不见戍楼。

戍:防军驻守处。

古时兵营中以鼓角纪时,日出日落的时候都击鼓。

⑸这两句意思是说:因为江阔云昏所以闻见只有戍鼓、山松而已。

⑹“九十”句:《战国策·秦策》:“行百里者半于九十。

”意为行百里的路途,走了九十里才是一半。

此言末路之难。

⑺讵(jù):怎,岂,难道。

作品译文江水浩荡而去,离愁却袭上心来,真是几重波浪几重悲啊。 尽管江上潮势已经低落,但汹涌翻滚的波涛仍然犹如高张的车盖,水面之上云雾沉沉,无有峰峦之状。 戍鼓之声从远处隐隐传来,顿添几分肃杀之气;远眺江岸,唯有寒山老松,满目萧索。

如果人的一生九十年,我才刚刚过去一半,现在孤舟远征,可叹征程艰难,归程无期。

作品鉴赏新亭在建康(今南京市)境内,是朝士们游宴之所。

诗的起势不凡,“大江一浩荡,离悲足几重?”首句写景,次句写情。

江水浩荡,景象开阔;离愁几重,语调厚重:如此情景交融,使“离悲”的主题从一开始就得到强烈的感染。 此诗的发端与谢朓《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府同僚》诗中的“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正同,开首两句即点出“离悲”的主题。 “潮落”以下四句具体写江行所见所闻。 “潮落犹如盖”,描写晚潮。

此刻虽已落潮,但水势汹涌,波涛仍然如车盖一般。 “云昏不作峰”描写晚云。 晚云本当变幻多姿,色彩绚丽,此时却昏淡无光,迷漫一片,不能形成峰峦起伏高低之状。

景为情设,情由景生。

这两句通过写晚潮的汹涌,写晚云的昏沉,暗示出诗人心潮之不平,心情之沉重。 “远戍唯闻鼓,寒山但见松”,通过诗人眺望江岸的见闻,进一步渲染“离悲”的气氛。 晚暮中令人心惊的戍鼓之声从远处隐隐传来;远眺江岸,只见寒山老松,满目萧索。

“潮落”二句以潮落云昏暗示诗人心潮不平,“远戍”二句则通过戍鼓、寒松一步渲染悲愁的气氛。 在这荒寒萧条,满目凄凉的时刻,诗人却不得不孤舟远征,艰难独行,他心中的悲苦是可以想见的。 最后两句自然而然地直抒情怀:“九十方称半,归途讵有踪?”诗人感叹征程艰难,归程无期。 去程中并不艰难的部分,还只走了一半,最艰难的那一段,更是远在天边;就算走完了,还有归程。 这样算来,重归真不知是何日之事。

这个结尾有一波三折,余意不尽之妙,又呼应开头二句,表现了浓厚的离情。 此诗写景抒情,情景交融,语言精炼,清新自然,能以浅淡之语道出深浓之情。 诗人将落潮、昏云、戍鼓、寒松等景物组合成一幅《天山孤征图》,形象鲜明,意境幽远。 此外,这首诗讲求格律,虽然平仄不尽合律,但与唐人的五律已经相当接近了。

作者简介阴铿(yīnkēng)(约511年-约563年),字子坚,武威姑臧(今甘肃武威)人。 南北朝时代梁朝、陈朝著名诗人、文学家,其高祖袭迁居南平(在今湖北荆州地区),其父亲子春仕梁,为都督梁、秦二州刺史。

铿幼年好学,能诵诗赋,长大后博涉史传,尤善五言诗,为当时所重,仕梁官湘东王萧绎法曹参军;入陈为始兴王陈伯茂府中录事参军,以文才为陈文帝所赞赏,累迁晋陵太守、员外、散骑常侍。

约在陈文帝天嘉末年去世。 阴铿的艺术风格同何逊相似,后人并称为“阴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