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鲁山山行》梅尧臣原文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时间:2019-07-09 11:59 作者:admin

《鲁山山行》梅尧臣原文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作品简介《鲁山山行》是北宋诗人梅尧臣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

这首诗语言朴素,描写了诗人深秋时节,林空之时,在鲁山中旅行时所见的种种景象。

其中情因景生,景随情移,以典型的景物表达了诗人的“野情“,其兴致之高,为大自然所陶醉之情表露无遗。 作品原文鲁山山行⑴梅尧臣适与野情惬⑵,千山高复低。

好峰随处改⑶,幽径独行迷⑷。

霜落熊升树⑸,林空鹿饮溪。 人家在何许⑹,云外一声鸡⑺。 作品注释⑴鲁山:一名露山,在河南鲁山县东北,接近襄城县境。

⑵适:恰好。

野情:喜爱山野之情。

惬(qiè):心满意足。 ⑶随处改:(山峰)随观看的角度的变化而变化。

⑷幽径:小路。

⑸熊升树:熊爬上树。 一作大熊星座升上树梢。 ⑹何许:何处,哪里。

⑺云外:形容遥远。 一声鸡:暗示有人家。

作品译文清晨,连绵起伏的鲁山,千峰竞秀,忽高忽低,蔚为壮观,正好迎合了我爱好自然景色的情趣。 一路上,奇峰峻岭在眼前不断地变换,沉醉于一人在蜿蜒幽深的小路上游览的野趣,竟忘了走到了什么地方。 太阳高升,霜雪融落,山林显得愈加寂静空荡,笨熊正在缓慢地爬着大树,鹿儿正在悠闲地喝着小溪的潺潺流水。 看不到房舍,也望不见炊烟,我心中不禁疑问,山里是否也有人家居住?就在这时,忽听得远处云雾缭绕的山间传来一声鸡鸣。 作品鉴赏这首诗运用丰富的意象,动静结合,描绘了一幅斑斓多姿的山景图:深秋时节,霜降临空,诗人在鲁山中旅行。

山路上没有其他人,诗人兴致勃勃,一边赶路一边欣赏着千姿百态的山峰和山间的种种景象。

仿佛从云外传来的一声鸡鸣,告诉诗人有人家的地方还很远很远。 这是一首五律,但不为格律所缚,写得新颖自然,曲尽山行情景。

山路崎呕,对于贪图安逸,怯于攀登的人来说,“山行”不可能有什么乐趣。 山野荒寂,对于酷爱繁华,留恋都市的人来说,“山行”也不会有什么美感和诗意。

此诗一开头就将这一类情况一扫而空,兴致勃勃地说:“适与野情惬”——恰恰跟作者爱好山野风光的情趣相合。 下句对此作了说明:“千山高复低。 ”按时间顺序,两句为倒装。

一倒装,既突出了爱山的情趣,又显得跌宕有致。

“千山高复低”,这当然是“山行”所见。

看见了山野非常喜爱,心中很满足,群山连绵起伏的,时高时低,一个“惬”字,足以体会出当时作者心满意足的心情。

“适与野情惬”,则是“山行”所感。 首联只点“山”而“行”在其中。

颔联进一步写“山行”。 “好峰”之“峰”即是“千山高复低”;“好峰”之“好”则包含了诗人的美感,又与“适与野情惬”契合。 说“好峰随处改”,见得人在“千山”中继续行走,也继续看山,眼中的“好峰”也自然移步换形,不断变换美好的姿态。 第四句才出“行”字,但不单是点题。 “径”而曰“幽”,“行”而曰“独”,正合了诗人的“野情”。

着一“迷”字,不仅传“幽”、“独”之神,而且以小景见大景,进一步展示了“千山高复低”的境界。

山径幽深,容易“迷”;独行无伴,容易“迷”;“千山高复低”,更容易“迷”。 著此“迷”字,更见野景之幽与野情之浓。

颈联“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互文见意,写“山行”所见的动景。 “霜落”则“林空”,既点时,又写景。 霜未落而林未空,林中之“熊”也会“升树”,林中之“鹿”也要“饮溪”;但树叶茂密,遮断视线,“山行”者很难看见“熊升树”与“鹿饮溪”的野景,作者特意写出“霜落”、“林空”与“熊升树”、“鹿饮溪”之间的因果关系,正是为了表现出那是“山行”者眼中的野景。 惟其是“山行”者眼中的野景,所以饱含着“山行”者的“野情”。

“霜落”而“熊升树”,“林空”而“鹿饮溪”,很是闲适,野趣盎然。

苏轼《高邮陈直躬处士画雁》诗云:“野雁见人时,未起意先改。

君从何处看,得此无人态?无乃枯木形,人禽两自在!······”梅尧臣从林外“幽径”看林中,见“熊升树”、“鹿饮溪”,那正是苏轼所说的“无人态”,因而就显得“自在”。

熊“自在”,鹿“自在”,看“熊升树”、“鹿饮溪”的人也“自在”。

欧阳修《六一诗话》云:“圣俞尝语余曰:‘诗家虽主意,而造语亦难。 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

必能状难状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

’”此联就可以说是“状难状之景如在目前”。

而且还“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熊升树”、“鹿饮溪”而未受到任何惊扰,见得除“幽径”的“独行”者而外,四野无人,一片幽寂;而“独行”者看了。

“熊升树”,又看“鹿饮溪”,其心情之闲静愉悦,也见于言外。

从章法上看,这一联不仅紧承上句的“幽”、“独”而来,而且对首句“适与野情惬”作了更充分的表现。 全诗以“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收尾,余味无穷。 杜牧的“白云生处有人家”,是看见了人家。

王维的“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是看不见人家,才询问樵夫。

这里又是另一番情景:望近处,只见“熊升树”、“鹿饮溪”,没有人家;望远方,只见白云浮动,也不见人家;于是自己问自己:“人家在何许”呢?恰在这时,云外传来一声鸡叫,仿佛是有意回答诗人的提问:“这里有人家哩,快来休息吧!”两句诗,写“山行”者望云闻鸡的神态及其喜悦心情,都跃然可见、宛然可想。 作者简介梅尧臣(1002年—1060年),字圣俞,世称宛陵先生,汉族,宣州宣城(今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 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给事中梅询从子。

初以恩荫补桐城主簿,历镇安军节度判官。

于皇祐三年(1051年)始得宋仁宗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为太常博士。 以欧阳修荐,为国子监直讲,累迁尚书都官员外郎,故世称“梅直讲”、“梅都官”。

嘉祐五年(1060年)卒,年五十九。

梅尧臣少即能诗,与苏舜钦齐名,时号“苏梅”,又与欧阳修并称“欧梅”。

为诗主张写实,反对西昆体,所作力求平淡、含蓄,被誉为宋诗的“开山祖师”。

曾参与编撰《新唐书》,并为《孙子兵法》作注。

另有《宛陵先生集》60卷、《毛诗小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