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80后剩女硕士相亲囧事

时间:2019-06-10 12:33 作者:admin

80后剩女硕士相亲囧事

本周推荐家居产品:本周推荐网店知识:本文TAG:  剩女自我介绍:年龄25岁,是个女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硕士毕业,汉族,五官端正。

脸蛋一般,整体形象是属于相貌平平的一类。 身材略胖,这是成为剩女的主要原因。

  07月12日天气阴  天还未亮,老妈就急冲冲跑进我的房间,走到我的床前,用她那无比响亮的嗓门一遍一遍呼唤着我的名字。

那时候我还在单身花园里一个人欣赏绝美的风景,一个人周游世界,那里的风景很是迷人,使我心醉神迷,心神荡漾。 以致老妈不得不用她那在邻居耳朵里极为讨厌的嗓门叫喊多次仍然徒劳之后,开始动手掀我的被子。

我想那时候,老妈一定在心里怀疑,骂我睡得像个死猪一样。   我揉着惺忪的眼睛问,妈,这么早有什么事吗?没想到却只换得老妈一脸诡秘的笑,那笑里带有三分阴险,七分神秘。 然后吩咐我赶快穿好衣服起床梳洗打扮。

这是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家的第三天,当时对老妈的做法大惑不解。

在我的层层紧逼之下,老妈终于委屈地向我交代了实情。 原来,今天邻村有一个漂亮的小伙子正在等着我们,等着我们去相亲,而且马上就得出发。   漂亮,这年头农村小伙子还有漂亮的?我故意一脸惊讶,想要给老妈点颜色瞧瞧给点警告,你女儿我可不是随便的人,至少不是贪色的人。   你给我快点,成不成看过再说。

老妈命令道。

  我只好唯唯诺诺地点头,远方的天际里,几片浮云有些昏暗的白,像是要下雨了。   08月13日天气阴转小雨  一个月前的那一次相亲最后以失败告终。 失败得干净利落,失败得彻彻底底。

现在还依稀记得老妈回来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解的叹息声:是倒是农村的孩子,可是怎么和相片上相差那么大哩!我躺在沙发的另一头,边吃零食边看电视,一边偷偷地笑。   在老妈眼里,她这个唯一的宝贝大龄女儿自身条件是顶呱呱的。 对于我,老妈有她的骄傲和那份打心底里二十五年来的自信。

相信通过老妈的一番后天努力,定会为我物色到一个贤夫,为老妈老爸物色到一个良婿。

可是,世事总是事与愿违的时候多,第一次相亲的失败给老妈的打击很大,本来预计的是半个月后继续相亲的,现在离上一次相亲也有足足一个月了。

看着老妈成天沉浸在报刊杂志的征婚启事栏目中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奔波于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家中一刻也不停息;在那些五花八门的媒人接连不断的电话中久久不肯放下话筒,不能够自拔,我的心顿时软了许多。

这不,天刚蒙蒙亮,我和老妈又得出发了。

  那是一个很安静的公园,几棵石榴树孤单地守卫着这片土地少有的宁静,石榴红通通的,就快熟了。 朝公园石凳这边走来的是一个穿着体面的男士,仪表还算有几分堂堂。 不过看上去年纪不小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剩女相亲不遇剩男才是出了古怪。   阿姨好!男士向我笑笑,老妈一边也是笑笑一边让他在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你多大了?今年。

一长段时间的沉默之后,老妈一问惊人。 我想老妈一定是看人家的外表很担心遇上个奔三奔四的女婿吧。   今年27了,阿姨。

听语气感觉挺老实的,我只低着头听。

  你们小学教师现在一年的工资有多少?老妈再次出语惊人。 瞬间,我为这突如其来的两问搞得战战兢兢,慌忙抬头,顾不得什么淑女不淑女了,不停地给距离只有半米远的老妈使眼色,可是根本无济于事,那一刻,老妈俨然成了审讯犯人的警察了。   这个,这个……男士显然是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显得局促不安。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车放在公园外面不大安全吧?男士双手玩弄着手中的水杯,像是自言自语。

  什么车?你说。 老妈一脸疑惑。

  您家的小轿车呀,那介绍人说的。 男士放大了声音,似乎也很惊讶老妈的反问。   你认错人了。

老妈一急,就语无伦次起来。

慌忙起身,顺便没有忘记强制带走我还没准备好的一条胳膊,那是她的女儿。

在回家的路上,我纠正了老妈的一句话,我说,那最后一句应该是改为:你相错了亲。

没想到老妈早已怒火中烧,极为不满地愤怒道:世上还有这样的人,拐着弯抹着角打探我们家有车没有。

岂有此理,气死我了。   那时候天已经下起下雨了,昏沉沉的天气,让人感觉到秋天的脚步已经不远了。   09月18日天气小雨  一个月前的相亲失败给老妈的打击是无比沉痛的。

我只是听见从小到大对我十万分疼惜的老爸说,老妈三个月之内不用早起锻炼身体减肥了。 老爸习惯于用这种极为幽默的话语提醒老妈,女儿的爱情是急不得的,同时也告诉我,老妈为了我的人生大事已经瘦了。

  其实我的家境一般,父母不过是普通工人,两个人的工资一个月加起来还没有四千元,哪有钱买车买房。 几年前才从集体宿舍搬来住进现在的老爸单位分得的60平米的平房,一家三口人还常常为争抢地盘发生舌战。   一家人刚吃过晚饭,老爸又给老友约去打麻将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老妈。

只见老妈又把自己置身于一堆报刊杂志中间,准备在那里挑选出一个让全家人满意的男人。

老妈很久了才记起提醒我厨房里的开水热了,可以洗碗了。   我刷着碗,心里却恍恍惚惚的。 毕业回家已经三个月了,工作的事情还没有着落,亲却相了无数次,整个人好像都是为相亲而生似的。 想着这三个月来室友们一个个发来的短信,都说找到了不错的工作,问我怎样了。 想到这些,我忍不住问道:妈,咱什么时候去找工作呀?  别急,先把亲相好再说。 老妈一脸正经,振振有词。   未来三天,本地将有雷阵雨,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 那是电视台里播放的天气预报,我听着,心里凉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