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北京:三里屯脏街变样 居民终于能睡好觉

时间:2019-06-09 20:36 作者:admin

北京:三里屯脏街变样 居民终于能睡好觉

  三里屯脏街变样居民终于能睡好觉  封堵近40家开墙打洞商户,拆违1000余平方米;三里屯南42号楼楼体恢复原状,街面增加绿化  10月16日,三里屯,这条连接太古里南区和北区的必经之路如今已整治一新,街道的右侧将入驻一家24小时书店。   三里屯南42号楼整治后的样貌,楼下增加绿化。

  三里屯居民田利明每天都会在整治后的街道遛弯。   讲述人田利明  60岁,三里屯北三里社区居民  门前改变  这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无名小巷,长不过200余米,连接着三里屯太古里北区与南区。

  过去十余年间,这里聚集了一批酒吧、文身店、大排档和游商,蜂拥而至的人们玩耍到凌晨,商贩将污水、剩饭剩菜泼在下水道,留给早晨的是一片狼藉。   三里屯是时尚的、昂贵的,而这条小巷是“接地气”的、脏乱差的,夜店爱好者们称它为“脏街”,附近的居民尤其是老人则不堪噪音、油烟、垃圾困扰,纷纷搬家。   近几年,朝阳区三里屯街道办、城管等部门对这一地区的违建进行了整治,今年4月以来,封堵了“脏街”近40家开墙打洞商户,拆违1000余平方米,其中三里屯南42号楼封堵了33家,楼体恢复原状,街面增加绿化,街面不再脏乱差。   今年7月,三里屯街道将这条无名道路以“三里屯后街”的名称向区地名办申报。

在告别“脏街”之后,它将有一个正式名字。

  到本月底,“脏街”及南侧的雅秀北路道路、建筑墙体都将装饰一新。 将来,42号楼北侧600多平方米的一层建筑,还将引入一家24小时书店,提升街区的文化氛围。   我有话说  被噪音吵走的老街坊回来了  我今年60岁,从上小学时就来到三里屯北三里住,在“脏街”旁边的三里屯小学、三里屯一中念的书,在这里生活50多年了。

  “脏街”就在我家北边的雅秀北路东头,最脏的就在南42号楼下。 脏到什么程度呢?早晨路过这里都得加小心。 油汤、废水、包装袋、竹签满地。

夏天黏糊糊,沾脚上很难蹭掉,冬天结一层薄冰,有老人在上头摔过。

  商铺、摊贩在这里聚集,是从十多年前开始的,主要在三里屯南42号楼,一楼临街基本都是开墙打洞的。 窄窄的一条街,被违建和摊贩挤得水泄不通,楼门洞被挤得越来越小,门禁也不知道都到哪儿去了。   后来,麻辣烫、炸鸡串、馄饨摊越来越多,夜里就把这条街给占满了。 从傍晚五六点,营业到凌晨三四点,完事就把不用的东西随地一扔。

  整个晚上,“脏街”油烟缭绕,人声鼎沸,42号楼上的居民被熏得、吵得绝大部分都搬走了。

我一个朋友就把房子租出去,搬到河北的三河去住了。

  我家离“脏街”走路两三分钟,也不能幸免。

有的在“脏街”喝酒闹起来的,跑到我们小区里嚷嚷,还有随地大小便的,把小区的绿化带也弄脏了。   现在,“脏街”不脏了,违建拆除了,楼体粉刷了,路面变宽了,电线入地了,42号楼楼下还加了绿化带。

有的老街坊就又回到42号楼了。 这条巷子从“脏街”也变成了三里屯的名片街。   我写了一首小诗,叫《脏街之变》:夜晚灯红酒绿,凌晨垃圾遍地。 私搭乱建把街占,日日来往万人穿。

每到夜晚吵不休,百米脏街居民烦。

终于治理拆违建,种上绿草花开艳。 多年邻里相见欢,夜晚终能好入眠。 居民有事政府管,百姓拍手才称赞。

  这些年生活好了,我和爱人游览过一些地方,上海、香港、巴黎都看过,不过我还是最热爱三里屯。 通过改造,它现在的夜景非常诱人、宜人。

每天在这儿遛遛弯,我觉得非常舒心、豁达。

(记者王飞沙雪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