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招覆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0 21:48 作者:admin

第一百零八章 招覆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果然与我想的一样!”林延潮微微点点头。

内圈之上赫然有林延潮名字在列,说明林延潮在县试首场之中,排在了二十名之列。

虽说自己五言八韵诗作得不太好,但是凭着两篇时文,已足以将自己保送进四月的府试了。 而且若是自己一直在二十名之列,很有可能在下一场府试之中,提坐堂号。 所谓提坐堂号,就是府试时试卷要加盖“堂”字,其考场设于大堂。

这被称为提堂。

坐在主试官附近,如此获得更严密的监试,不仅杜绝了作弊的可能,还得到主试官当堂面试。 这样做一来使得没有真才实学之人,无可遁形,二来也使得真正有才学的士子,得到主试官进一步关注,使得被取中的几率更大。 提坐堂号啊,那好像要县试前十才行,不知记得有没有错。 林延潮又看了几个人名字,周宗城居然也有在团案里,不过是外圈,还有黄碧友也上榜了,看来这一年,他的确用功用得很勤啊。

林延潮看完成绩,云淡风轻地拂了拂袖子,周宗城在哪里,还有当初那个在酒楼讥讽自己的赵姓士子在哪里,我等着打你们脸呢,晕死,反派没有登场,这让自己很没有成就感嘛!人呢?人呢?反派角色没出现,张豪远却来了,他也是名列副榜,这时候走了过来笑呵呵地道:“来,延潮,我们去庆贺一下。

”“慢着,我还要找一下我堂兄。

堂兄呢?”林延潮找了半天,没发现林延寿的影子。

林延潮不由道:“不是吧。

摊上事了,这让我如何与大伯和爷爷交代啊。

”张豪远,侯忠书道:“延潮,我们分头去找下。

”一旁黄碧友也凑过来道:“怎么回事?”“延潮堂兄不见。

你也帮忙找找啊!”黄碧友现在名列团案,气势也是不一样道:“少年人经不起打击,落差太大难免如此。 你放心,以后多考砸几次就习惯了。

”“习惯尼玛?”三人都是骂道,“还不帮忙找?”黄碧友嘴碎道:“要不我去河边上找找?”三人都是骂道:“去你的。 ”于是几人还请了张归贺,张嵩明一起找。

张归贺考了副榜,闷着气在那不说话,也不动。

张嵩明虽连副榜都没有,但也是帮着找人。

众人沿着县衙兜了一圈,叫破了喉咙。 都没发现人。 林延潮道:“惨了,早知道放榜之前就盯紧我堂兄了。 ”侯忠书,张豪远在一旁道:“我看你堂兄也不想是那种想不开的人。 ”“谁知道他年纪小变数大,少年人啊。 ”黄碧友冷言冷语道。 当下林延潮忐忑地走回家里,正遇到浅浅。

林浅浅扑上来问道:“潮哥,你考得怎么样?有没有中?”林延潮点点头道:“有啊,不过还要再考四场,才行。

”林浅浅一听眼底的喜色。

怎么掩也掩盖不住,但还是努力一副教育人的口气道:“不过才过了第一场,你不要骄傲啊。

满招损,谦受益,知道没有?有没有认真听我讲话?哼!”林延潮笑了笑道:“我懂,我懂。 延寿回来了没有?”“回来了拉!”四人一并道:“啊?”“他人呢?”“一回来就门一甩,躲在屋里,大娘怎么叫他都不应。

”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要不要安慰一下?”黄碧友问道。

林延潮摆了摆手道:“不必了。 我想他应该想静静。

”“对啊,少年人总要经历点风雨嘛。 这样才会成长。

”黄碧友悠然道。

林延潮看向黄碧友问道:“黄兄,怎么感觉你放榜前放榜后。 好似换了一个人。

”黄碧友尴尬一笑道:“林兄,见笑,见笑。 这不过是第一场,我们尚不敢说万无一失,既是令兄已是找到,我还回去温书,明日还有下一场呢,告辞!”当下黄碧友拱了拱手离去了。 休息了一日,县试第二场招覆,亦名初覆。 当初各乡各村来赴侯官县县试的三千余考生,在昨日出案后已是散去了大半,各自踏上了归程。

到了这一场时,赴考考生只剩下六七百人,与第一场考棚前爆满的场面,不可同日而语。

一场淘汰五分之四,真是可怕的淘汰率。

而整场县试是三千取五十。

作为省级一级达标学校,不,是达标书院,濂江书院还是表现不错的,参加侯官县试的五名弟子,只淘汰了一人。

除了林延潮,黄碧友外,还有两名不认识的弟子,也入围了招覆。 进了考场位置也调整了,林延潮等五十名团案的士子,被安排在公堂前考试,直接处于知县,县学教谕的眼皮子底下。

不过坐堂考试又如何,第一道四书题,林延潮继续作他的文抄公大业,至于孝经论,不过摘抄孝经一段,让考生再作议论文。

这考试就比较随便了,没有固定格式讨论,全靠你自己发挥,不要写得太离谱就可以了。 最后的御制大诰,又称明大诰,乃是明朝律令大全。 每月乡老都会在各乡申明亭,与百姓们讲解御制大诰,大明律,减少法盲的存在,而作为士子,更是要将御制大诰背熟。 背书对于别人或许是个问题,但对于林延潮从不是个问题。

招覆里让考生选取御制大诰一段,默写个五六百字,林延潮不假思索地就写完。 三题做完交卷,丝毫难度也没有。 待到第三日,放榜之后,林延潮的名次依旧在团案上内圈,前二十名之内,十分稳定。

内圈诸人也是牢牢不动,外圈名次也只变动了一位。 至于副榜上就没那么好看了,这一次七百多人只剩下了三百多人。

侯忠书被刷下,张豪远,张归贺勉强在列。

此刻侯官县二堂里,周知县正坐着看卷,一旁沈师爷给他周知县递了茶笑着道:“东翁,再辛苦两场,就可以放榜了。

”周知县放下卷子,呡了口茶道:“辛苦什么,本官还觉得县试考得不够多。 ”沈师爷笑了笑,县试是朝廷取士的第一关,把持在知县之手。

虽说有县学教谕监督,但教谕哪里管知县之事,好恶全由周知县一人决断。

当然周知县作为酷吏,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将这大权拢在手里。 说到这里,周知县道:“当然本官也并非是操权玩弄,县试终是国家论才大典,若是本官选上去的人,府试院试表现不佳,本官也难辞其咎。 不过你看看这些考生考得是什么?”说到这里,周知县拿了一篇文章道:“本官看了此人第一篇本来想骂人的,但听那么多人说他好,还是什么侯官五子之一,于是本官又耐着性子,又多看了几篇,果然还是想说好个屁。 ”沈师爷不由忍俊,缓了缓道:“东翁还请息怒,玉不琢不成器。

东翁当年修嘉登海堤,此人亲族可是捐了五百两银子啊。

”周知县道:“我知道,否则早就把他的卷子扔到一遍了,到时让他坐红椅子就是了。 至于有真才实学的,还是要放在头几名的。

”县试最后一名俗称坐红椅子,因其名字后面画一红色截止符号,形似椅子座面和靠背。 沈师爷与周知县说话之际,这时候一名衙役上来在沈师爷耳旁附耳说了几句。 沈师爷听了有些凝重,当下对周知县道:“东翁,这一次县试考生里面传起了流言。 ”周知县听了眉头一皱道:“说来听听。

”宣传下书友群164548046,满地都是空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