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阳光下的御姐,月光下的绵羊。(青春逆袭)

时间:2019-07-10 17:35 作者:admin

阳光下的御姐,月光下的绵羊。(青春逆袭)

  故事有上篇和下篇,希望我可以坚持到下篇,尽量不弃楼。 那,开始吧……  上篇:  那段秋夏交接的日子,我听见秋阳洒在青青草地,我听见远方钟声响起,可是,我没有听到你的声音,认真呼唤我的姓名……回忆是件折磨灵魂的事,脑子里努力搜索着那些事那些人,他们衣服的颜色,他们的神态动作语言,我身体里的血液开始腾起一股忧伤气息,当你走近,以为气息会铺面而来,它们却一股脑散去,淡淡的再也无法真切感受……  那一年我抓住了幸运之神的尾巴,考上了南方一所重点大学,之所以是幸运,因为我的成绩过专业录取线几分而已,加上三年前中考失利过,突然间大仇已报!终于进入心仪大学,整个暑假跟打鸡血似的,好像考上了就连工作都安排好一样,也能收获一份甜到灵魂颤抖的爱情,整夜整夜睡不着,特兴奋。

(现在看来,嗯,很傻很天真)  爸妈虽然从小疼我,但很注意培养我的独立生活能力,也许过于不依赖人,上帝才会打瞌睡,扭转了我的性向。

没有父母陪同,当我和另一个同乡同学浩浩荡荡提着行李,来到大学所在的城市,我戴上耳机,放了一首我最爱听的歌,单曲循环,一切很美妙,踏入这个陌生的城市,我希望多年后会听这段音乐,能找回那时的心境。

校园间人头攒动,宽敞的校道,清翠的树木,一切定格。 在师兄师姐的帮助下,终于把行李抬进宿舍,那可是家里老太太对我沉甸甸的爱啊。 我是第一个来的,以前很讨厌搞卫生,可是那一天干得不亦乐乎。

几个钟后又来了一个衣着简朴的女孩子,爷爷奶奶陪着来,她叫李清,此人甚是低调,沉默寡言,可以一天不说话,我们笑得花枝乱颤时,她也淡淡一笑,而且相当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

李清刚放下背包,就把一尊观音菩萨石雕像摆上书桌,我当时简直目瞪口呆,当代大学生啊,莫非你是保送生,菩萨保送的?!心里各种批判。 (可是谁想到后来,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我经常在夜里,祈求菩萨把幸福给我。 )由于李清同学过于低调简朴,班长曾经问她需不需要助学金,她婉拒了,很久之后,我们无意间发现,她爸爸是高官,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只能说太有个性。   正当我和李清说话间,门口来了浩浩荡荡一群人,当时还没抬头,就觉得,一大家族都陪着来的,肯定不是善茬。 果然,进来五个人,从我和李清身边经过,也不打招呼,就开始放行李,毕竟是室友,我还是过去,跟蹲着整理鞋子的女孩子说了声你好,她抬起头,对着我笑了一下说你好,那么几秒,我竟然移不开眼,洁白的牙齿,瓜子脸,眼睛神采奕奕,睫毛长长,偏小麦色的皮肤,刚才那个笑,好甜好甜。

我是意外了,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可一世的脸,而且竟如此让人想靠近,我晃了一下神,那种感觉好奇怪,就是暖暖的,很舒服,某本书说,喜欢一个人很简单,就是那天阳光很好,你刚好穿着我喜欢那件花裙子。

(那时并没有深究自己的反应,因为高中的时候,我看到帅哥还是会花痴的,只是前两任男友,都是他们追很久我才接受的,交往时都没有过多激情,都分手也分得干净利落,好像也没有难过。

问题一直存在,只是还没到破解那天)。 她站起来,又对我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刚才进来太匆忙,没有看到你。 我叫叶翩,很很高兴和你做室友。 ”名字真好听,我心里暗想。

回过神赶紧礼貌地对她说:“你好,陆言。

”  叶翩,叶翩……从未想过,未来这几年,她将操纵我的情绪,或喜或悲,命中注定。

一梦三四年。

  最后一个来的,是谢小慧,一个很精打细算的女孩子。

  不管怎样,开学第一天,我们无忧无虑,都是很快乐的,带着对未来的向往。 凤凰卫视一个主持人说过,我愿意用生命里的很多东西,来交换上大学的第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