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米兰的小铁匠周记作文

时间:2019-06-03 20:29 作者:admin

米兰的小铁匠周记作文

米兰城外,一片茂盛的牧场,早晨的阳光把烟雾染成草莓甜点的颜色,牧场与米兰被一条绳子般的小路毗连。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米兰的小铁匠周记》的内容小铁匠的脚步踏破了早晨的安好。 他早已把刚刚打造的马蹄铁送到了城外农户的手中。 回到城内,他急仓促穿过石板铺成的街道,一群白鸽被他惊动,倏忽飞上天空,同党拍打浓浓的雾气,犹如猎鹰般在空中盘旋,小铁匠在街角旁的旧报滩旁边停住脚步,眼前的橱窗里,是一把手工木吉它,杂货店的女老板早已厌恶了这个可恶的男孩,他总是一年夜早就站在自家店门前。 女老板赶走了小铁匠。 小铁匠悻悻地分开。

他知道,自己只不外是个铁匠,每天的几个铜板怎么能买获得那么贵的乐器,但那把吉它的影子却如午夜的鬼魂般占有了他的思惟:滑腻的琴身泛出淡淡的金色光泽,朴质的花纹四周延长,如流水般流利,仿佛美丽的音乐早已从那琴弦中奏出。

小铁匠沉醉了,在想象的世界里,他的手指在琴弦上飞动。 哦!那美好的声音产生了美好的变奏,小铁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真的听到了隐约的歌声。

走过街边高峻的巴洛克建筑,声音出自那家破旧的酒馆,一定是东方的吟唱诗人用他那奇特的声协调着美好的东欧平易近谣在纵情的表演。 小铁匠不由自立地推开了那扇破旧的栅栏门,一阵阵喧闹的声音与浓郁的酒气扑面吹来。 “嗨!吟唱诗人,那曲东欧平易近谣和的是甚么调?”小铁匠喝道。

酒馆里传来一阵年夜笑,大师在嘲笑阿谁衣衫破烂,成天站在杂货店的橱窗前发楞的小铁匠,酒馆老板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嗨!诗人!”小铁匠做着挣扎,但还是被无情的扔了出来。 他被重重的摔到地上,灰尘四周飞扬,泪水在他的眼眶中打转,是愤慨,是无奈,是无助!这是对命运的屈就,就像吟唱诗人的歌颂:命运在烈日下屈就……即即是年轻时的荒唐乖张,多年后也会酿成美丽的回想小铁匠擦干眼泪,却发现那位鹤发的诗人呈此刻他眼前。 “眼泪冲不去心灵上的灰尘,却让一颗纯净的心灵闪闪发光,即即是年轻时的荒唐乖张,多年后也会酿成美丽的回想……”他和着歌谣徐徐离去,只留下那灰色长袍的残影缓懈弛升空的烟圈。 火炉旁,一筐筐木炭烧尽,映出小铁匠红红的脸,铁锤砸下,火星四溅,小铁匠用汗水兑换每日少得可怜的几个铜板。

梦中,他的眼角挂着晶莹的泪花,嘴角却露出丝丝知足,因为他在用吉它弹奏自己美丽的胡想。

那样的泪花,是一种幸福,是在历经磨折后对自己的一定,是执着与不懈的结晶,就像吟唱诗人唱道:泪水让一颗纯净的心灵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