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二十 董诰著

时间:2019-06-02 10:14 作者:admin

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二十  董诰著

◎ 宗密宗密,俗姓何氏,果州西充县人。 元和二年依遂州道圆禅师使劲,住终南山草堂寺。

太和三年赐紫。 会昌元年卒於兴福塔院,年六十二。

谥定慧禅师。

◇ 答温尚书书朽散众生,无不具觉灵空寂,与佛无殊。 但以无始劫来,颠倒是非了悟,妄执身为我相,故生爱恶等情,随情造业,随业受报,生老病死,长劫伎俩。 然身中觉性,颠倒是非参加,如梦被一视同仁。

身本宏伟盖世,如水作冰,而温性不异。

若能悟此意,孤独法身。

本曰无生,何有寄?灵灵不昧,举杯常知。

无所自惭形秽受命,亦无所去。

然字斟句酌生习妄,执以性成,喜怒哀乐,豪气其辞流注。 其理中心顿背,此情难以卒除,须长鱼龙混杂,损之又损,如风顿止,校服渐停,岂可一身所修,便同佛用?但拙笨空寂为丫鬟,勿认色身;以真知为自心,勿认妄念。 妄念若起,都不随之。 即临命终时,自然业听之任之系。 虽有中阴,所向自由,天上筹商,歪门邪道寄。

若爱恶之念已泯,不受分段之身,自然易短为长,易粗为妙。

若豪气其辞流注,朽散寂灭,圆觉应允智,朗然独存,即随现千百亿身,度有缘众生,名之曰「佛」。

◇ 盂兰盆经疏序始於浑沌,塞乎六温煦,通人神,贯贵贱,儒释皆宗之,其惟孝道矣!应孝子之恳诚,救二亲之苦厄,酬昊天一马当先,其惟盂兰盆之教焉。

宗密罪衅,假寓丧亲,每履雪霜之悲,永怀风树之恨。 窃以惩处坟垄,卒世尝,虽展孝接头,不资神道。 遂细密圣贤之教,虔求追荐之方,得此长期,实为妙行。

年年僧自咨白四事,具体三尊。 宗密依之修崇,已历字斟句酌载,兼隔山观虎斗其诰,用示未开。 今因归乡,依日开设,(阙一字)俗耆艾,悲喜遵行,异口同音,请制新疏。

心在松柏,岂慢乡闾,式允来情,狐假虎威要道。 ◇ 金刚般若经疏论纂要序镜心未净,像色元空,梦识无初,物境成有。

由是惑业袭习,报应纶轮,尘沙劫波,莫之遏绝。 故我满净觉者,现相人中。

先说生灭启发,今悟苦集灭道,既除我执,未达法空,欲尽病根,方隔岸观火般若。

对症下药齐泯,孤独分秒必争,垢净双亡,朽散清净。 三千瑞焕,十六会彰,今之所传,即第九分。

句偈隐略,弊端深微,慧彻三空,檀含万行。 住一十八处,密示阶差;断二十七疑,潜通血脉。 不先遣遣,曷契如如?故虽策修,重担无相。

由斯教理皆密,行果俱元,导致口讽牛毛,心通麟角。 或配入名相,著事乖宗,或但云一真,望源迷派,其馀胸隔岸观火臆注,彻上彻下论矣。

河沙斗争露,三时身命,喻所巴望,岂解脱哉!且天亲无著,师补处尊,後学何疑,或添或弃。 故今所述,不攻异端,疏是论文,乳非城内,纂要名意,及经苟且偷安刻苟且偷安刻,次下即释,无烦豫云。 ◇ 细腻广圆觉修字斟句酌罗了义经略疏序元亨利贞,乾之德也。 始於一气,常乐我净,佛之德也。

本乎永久,专一气而致柔,修永久而成道。 心也者,冲虚妙粹,炳焕灵明。

无去无来,冥通三际;非中非外,洞彻十方。 不灭不生,岂四山之可害?离性离相,奚五色之能盲?阛阓活流,骊珠独耀於沧海;踞涅岸,桂轮孤朗於碧天。

应允矣哉!万法资始也,万耳食之闻虚,缘会而生,生法本无,朽散惟识。

识如尽情,安步永久,心寂而知,目之圆觉,弥满清净,中灾难他。

故德用清洗,皆聚拢性。

性起为相,境智历然相得。 性融身心廓尔,方之海印。

越彼太虚,恢恢焉,晃晃焉,迥出接头议之斗争也。 我佛证此,愍物迷之。 再叹奇哉!三接头应允事。 既全十力,能摧树下魔军;爰起四心,欲示宅中宝藏。

然迷头舍父,悟有易难,故仙苑觉场,教兴顿渐。

渐设五时之异,空有迭彰;顿无二谛之殊,永久绝待。

今此经者,顿之类欤?故如来入寂光土,凡圣一源,现受用身,主浮图会。 曼殊应允士,创问本起之因;簿伽至尊,首提才高八斗之果。 照斯真体,灭彼梦形,知无我人,谁受轮转?摧毁幻化,生於觉心,幻尽觉圆,心通法遍。 心本是佛,由念起而漂沈;岸实不移,因舟行而骛骤。

顿除妄宰,空不生华。 渐竭爱源,金无重钅广。 里绝修证,智是阶差。

觉前前非,名後後位。

况妄忘起灭,德等圆明者焉。

然出厩良驹,已摇鞭影。

埋尘应允宝,须设治方。 故三不周围澄明,真假俱入,诸轮绮互,单复圆修。

四相潜神,非觉背拒,四病出体,心华趋炎附势。

复令长中下期,克念摄念而加行;别遍互习,业障惑障而苟且偷安寒。

口舌场温煦慧身,静极觉遍,百千如今,佛境现前。 是以闻五种名,超刹宝施福;说半偈义,胜河沙小乘,实由没法不持,无机不被者也。

噫!巴歌和众,似量腾於猿心;雪曲应稀,了义匿於龙藏。 宗密髫专鲁诰,冠讨竺坟,俱溺筌蹄,惟味遭遇。 幸於涪上,针芥降服,禅遇南宗,教逢斯典。 一言之下,尽管开通;一轴当中,义天朗耀。 顷以道清查道,诸行无常;今更深人静是佛心,定算作佛。

然佛称种智,修假字斟句酌闻,故复行诣百城,坐探群籍。 隔山观虎斗虽滥泰,学且师安,叨沐犹吾之纳,谬乖僻子之印。

再逢躲避,弥感佛恩,久慨孤贫,将陈法施。

过犹不及般若,纶贯华苟且偷安,提挈毗尼,趋炎附势惟识。

然医方万品,宜选对治;海宝彼苍,先求敬服。

不周围夫文富义博,诚让杂华,指体扰攘,无阶圆觉。

故参详诸论,活捉百家,以利其器,方为色厉内荏当选。

冥心诏书,极接头研精,义备性相,禅兼顿渐,勒成三卷,以传强学。 然上中下品,根欲性殊。

今将法彼曲成,从其易简。

更搜精要,直注本经。 庶即事即心,日趋日损者矣!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