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我,被弹落在红尘之外

时间:2019-06-10 12:33 作者:admin

我,被弹落在红尘之外

  日子在不经意间一天天跌落,生命疼痛的关节,最深的痛却不是等待的煎熬,而是绝望在一点点被吞噬着。

眼里荒芜的城是沙海,戈壁滩早已没了生命的气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眼泪成了活着的唯一的证据,疼痛证明我还在红尘万丈之内。 没有不去面对,不管有多难,都不敢辜负了每一天,坚持做好所有的事,只是疲惫不堪的感觉,找不到一处可以安稳睡着的床榻。

那个曾被万千人捧在掌心里的女王,现在是现实里真正的灰姑娘,她的水晶鞋上,是染了血的疼痛锻造的文字碑。

    我渴望风的自由,却已油尽灯枯,是伤痛的爆发点,花开总带泪,轮回多少悔,谁还记得曾经的日子是多么无忧无虑,傻傻的单纯着?可是醒来后就找不到过去的珠丝马迹,回不到过去的一切一切。     泪水涩涩,夹杂着几世红尘凡事的不快,滴落在我为你倾注一生,铺陈的词赋上,韵律冗长,字迹迷糊。 爱恨悠悠。     走过了岁月长河,漫长苦涩的情意在情感舟上一直荡漾,你的影子深深落在动荡的湖心,烙下一路伤感的歌。     发黄的记忆,总带不来你的温度,我是你世界里熟悉的陌生人。 孤影对怜,抚你冰凉的照片,叹,叹,叹。

轻读你对别人的山盟海誓,轻笑自己的一片荒凉。

我?何人也?你?又是何人也?苦解一个死打的结,难了一个未了的人。     多年以后,断了线的风筝,你还好吗?多年后,我灰飞烟灭,童话里少了一个我和你,你依然在幸福里微笑着,却从未看到过我的影子,我望着你的盈盈珠泪。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风过已无痕,寒落谁人心?疼有几分,执念反成嗔!飞花无语轻似梦,爱落红尘尽随风。 金枝欲孽多少劫,缥缈逐日陌上空。

风舞红菱幽梦冷,往事南楼弄西风。

青丝绾的同心结,方寸辗转莫相逢。     愿清风捎去兰心一片,红尘之外,有福音悄然远来。     我,被弹落在红尘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