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第六章又来一场虚惊,超速流言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12 12:25 作者:admin

第六章又来一场虚惊,超速流言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面对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李猜立即掀起被子,盖住了韩易的身体,并将毛巾丢进盆里。

这一幕让李猜尴尬至极,就像一个人想要干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心中惶恐却被逮了个正着,她觉得自己的脸应该红成了猴屁股。

两天了,扬言立即、马上就给她送行李的徐长郡、唐朝海不见了踪影,而现在出现于病房中穿着制服的人,李猜不敢贸然询问是谁。 ——做出冒充韩易女朋友的决定时,她已经失去了最佳解释的时机,现在只能一笑抵过遮掩自己心虚。 她搓着手笑着对进门的陌生人道:“来看韩易啊,那你们先说话,我去换盆水。 ”眼前这位四十多岁的大叔目光如炬,脸上着的笑容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诡异,目光像是在审视她,而笑容却像是在安抚,有一种老奸巨猾的感觉。

“你盆还没拿。

”李猜刚走两步就被大叔叫住了。

李猜心中顿时长满了草,尴尬着笑道,“我这两天记性差。

”她带着口罩,说话的声音有点焖,还不禁伸手提了提自己的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黑瞳亮眼。 李猜端着盆刚走到门口时,迎面又撞上了一个人,突然顿步差点让盆里的水泼上身,还好门口的人行如闪电,躲开了,但地板不幸遭了殃。

“正好,来来,”屋内的大叔对门口的人招招手,“去找个桶,打些热水。 ”“好咧,陈局。

”……是陈局啊,非凡手段也要留下她的人。

不过找桶是几个意思,看出什么来了?徐长郡他们看不出来假冒,但这陈局……可能、大概、也不一定能看出来,只要她装好点。 李猜退后一步,表情小心翼翼,言语客客气气,她说:“……不用、不用,怎么能麻烦这位同事呢!”闪电侠愣了愣,看了看陈局长,自己是去还是不去?其实他不想去。 陈局长说:“快去,不着急,注意接水别弄湿了地面,我和韩易媳妇说两句。

”闪电侠走到李猜身边,接过她手中的盆,“嫂子,我去。

”……能别叫嫂子了吗,你明明看着比我老。 “坐。 ”李猜被抢走了盆,空手端盆的姿势在身体前僵硬了半秒后才魂魄归位地僵着步子走向沙发。

――陈局语焉不详地吩咐,李猜还是听出了其意思——他们要详谈,不便外人打扰。 陈局背着手,像相自家儿媳妇一般,从头到脚仔细打了量了李猜。

这种审视目光让李猜蓦然觉得病房有些热,额头汗珠不自觉冒出了头,她用手擦了擦,“陈局,你也坐。 ”……你站着压力大呢。 在这审视的目光下,沙发像是瞬间长出了刺,而李猜骤然从沙发上弹起,立正、站好。

疗养院病房单间独立,屋内设施齐全,根本不需要去外面打水,所以陈局一眼便看出李猜想避开他。 “那个……我不是想去偷懒。

”李猜闪躲着目光道,“我自小孤僻,怕见陌生人。

”陈局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条手绢递给李猜,“韩易媳妇,来擦擦汗,这两日累着了吧,没事,见多了,习惯就好。 ”“……”李猜接过陈局手中的手绢讪讪一笑,“也没,这不晚来了一个月了吗,心理奇怪得很,我本來……我要是知道他这样,我就早点来找他。

”她将陈局“习惯”一词形式性贯彻到底了,继而李猜将脸上的口罩继续向上拢了拢,生怕被看见了全脸,在未来的一个礼拜或者两个礼拜她要是跑了,一定无法“通缉”她。

陈局将手中黑色的包递给李猜,“来,这是你要的电脑,只是这里特殊,没有安装无线网络。

”疗养院附近有一个基站,时常会干扰信号接收,有线网络都不怎么稳定,更何况是无线信号。 李猜觉得自己脑细胞有点崩坏,一时之间想不明白这陈局话中参夹的是什么意思?是让她全心全力地照顾,别贪玩?她用手绢擦了汗,将手绢递还给陈局,“是,是,我一点尽力做好。 ”陈局盯着李猜,这话听着没毛病,但总觉的哪里不对劲,一时也想到问题出在哪里,他也没深究,瞥了一眼李猜递过来的手绢,说:“你拿着吧。

”陈局走到了韩易病床边,抓着韩易的手,一边揉着他的手指一边说:“这小子啊,刚入局时觉得自己本事最大,一副眼睛就跟长在头顶一样,不过后来成熟稳重了,做什么事情也严谨认真了,上回听他说父母身体不大好,就想着让他过年能带一个称心如意的媳妇回去,所以我想他心急了些,但本质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姑娘你也别见意,等他醒来,我严肃批评教育他。

”……这领导可以评选十佳好领导了吧,管的可真多。

李猜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至少以后悄无声息离开不会被人怀疑她居心叵测,于是一副委屈的模样就呈现了。 她道:“这以后再说吧,我都知道了……跟他也没到那份上呢?”完全是陌生人啊!……陈局长就没有见过这么坑哥的智障表弟——徐长郡都是说的什么话,不知道女人醋劲都很大吗,他有点后悔招了徐长郡这个脑袋以上的“残疾”警员。 陈局也不隐瞒,替自己的得力手下解释道:“韩易受伤后,是我让徐长郡给韩易某些朋友发了消息,但一个人也没有来,这充分说明了他与别人也没进行到某地步,反而姑娘你来找他,所以啊……有点时候人对自己的心是看不清楚的。 ”陈局,从警员到局长,经历风雨,看尽人生百态,特别相信“患难见真情”,也直言李猜当局者迷。

李猜尴尬一笑,看着陈局,这才明白徐长郡那20倍率的脑洞是怎么来的,简而言之她是自己撞了枪口,徐长郡恰巧逮了个正着,她也心甘情愿地当了一回“壮丁”。 这时,陈局又拉出韩易的手臂,一弯一伸开始给他活动关节,这让李猜舒缓了紧张的心情――她应该是没有被看出是假冒的,不然陈局也不会解释。 李猜很有眼色,几步上前,走到韩易的另一边,学着陈局替韩易活动筋骨。

她简直着身体心里紧绷着一根弦,额头上都掉下汗水了,不过这人不像是疗养院的,怎么也知道她叫“韩易媳妇”。 呸,什么“韩易媳妇”,怎么自己也默认这身份了。

陈局见李猜眼中没有了犹豫,很是欣慰,接着他语重心长地道:“我知道你也刚开始和他谈对象,也一样是父母家的宝贝,当然不能耽误姑娘你的未来,如果半年他还是醒不过来,我再将他送回老家,这段时间就辛苦姑娘你了,如果他提前醒来,姑娘,我让他向你保证,以后他再敢作风不对,我率先打断他的腿。

”李猜笑着,“别啊,陈叔,你打断他的腿还不是要我照顾,如果他乱来就将他所有的工资发给我,这样我就能不给他饭吃。 哈哈。

”“说得对,思想觉悟高,”陈局笑着对李猜说,“打不散的才叫家。

”闪电侠一桶水打得很慢,直到陈局说完这些话后,他才提着桶进来。

……眼识劲十足。 闪电侠不知从那里找了一只桶,在病房里放了水后提到了李猜面前,“嫂子,水好了。 ”李猜接过水后,陈局说:“那我就先走了,韩易媳妇,这山间早晚凉,注意身体啊!”他指了指李猜的脸。 李猜意识到陈局说的是她脸上的口罩,她下意识地咳了咳,“是,有点感冒,怕传染了他,毕竟他伤还没全好,躺着身体抵抗力也差。

”闪电侠也过来与李猜道别,“嫂子我们先走了。

”“哎,那个你叫什么,我可以给韩易说说谁来看过他。

”“我是……”闪电侠刚要开口说话,陈局一声咳嗽打断了,“我跟小徐是一个部门的,今天代他来看看,他值班。

“”李猜要送陈局下楼,却被推辞了,他指了指韩易和桶,乐呵呵地说:“继续吧,小两口不用害羞,谁没年轻过呢。

”“……”这是青阳局的一把手,怎么喜欢戳别人的尬处,还不准下属说自己叫什么真是奇了怪。 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