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月刊 > 现代诗歌 > 正文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的意思 情感语录 快手视频

时间:2019-07-08 15:37 作者:admin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的意思 情感语录 快手视频

【作品简介】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是由北宋词人苏轼于公元1082年创作的。 它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一生活中的小事,于简朴中见深意,于寻常处生奇景,表现出旷达超脱的胸襟,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生理想。

此词篇幅虽短,但意境深邃,内蕴丰富,颇值得玩味。

此词诠释着作者的人生信念,展现着作者的精神追求。 这首词的意思和赏析如下:【原文】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作者:苏轼  序词: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

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注释】  1、芒鞋:草鞋。   2、一蓑烟雨任平生:披着蓑衣在风雨里过一辈子也处之泰然。

一蓑(suō):蓑衣,用棕制成的雨披。   3、料峭:微寒的样子。   4、萧瑟:风雨吹打树叶声。

【词意】  三月七日,在沙湖道上赶上了下雨,大家没有雨具,同行的人都觉得很狼狈,只有我不这么觉得。

过了一会儿天晴了,就做了这首词。

  不必去理会那穿林打叶的雨声,不妨一边吟咏着、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行走。 竹杖和草鞋轻捷得更胜过马,怕什么!一身蓑衣,足够在风雨中过上它一生。

  略带寒意的春风将我的酒意吹醒,寒意初上,山头初晴的斜阳却殷殷相迎。

回头望一眼走过来遇到风雨的地方,我信步归去,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 【赏析】  这首词通过描写眼前景,寓心中事,从习以为常的自然现象,生发出明睿、深刻的人生哲理。 体现了作者藐视祸难、达观自信的智者襟怀。   原文: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解读:雨点打在树叶上,发出声响,这是客观存在;而冠以莫听二字,便有了外物不足萦怀之意,作者的性格就显现出来了。   何妨句是上一句的延伸。

吟啸,吟诗长啸,表示意态安闲,在这里也就是吟诗的意思。 词人不在意风雨,具体的反应又怎样呢?他在雨中吟哦着诗句,甚至脚步比从前还慢了些哩!潇洒镇静之中多少又带些倔强。

  原文: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解读:竹杖芒鞋三句并非实景,而是作者当时的心中事,或者也可看作是他的人生哲学和政治宣言。

芒鞋,即草鞋。 谁怕,有什么可怕的。

作者当时是否真的是竹杖芒鞋,并不重要;而小序中已言雨具先去,则此际必无披蓑衣的可能。

所应玩味的是,拄着竹杖,穿着草鞋,本是闲人或隐者的装束,而马则是官员和忙人用的,所谓的行人路上马蹄忙。 都是行具,故可拿来作比。 但竹杖芒鞋虽然轻便,在雨中行路用它,难免不拖泥带水,焉能与骑马之快捷相比?玩味词意,这个轻字并非指行走之轻快,分明指心情的轻松,大有无官一身轻之意,与眼边无俗物,多病也身轻(杜甫《漫成二首》之一)中的轻字亦同。 词人想,只要怀着轻松旷达的心情去面对,自然界的风雨也好,政治上的风雨(指贬谪生活)也好,又都算得了什么,有什么可怕的呢?况且,我这么多年,不就是这样风风雨雨过来的吗?此际我且吟诗,风雨随它去吧!  原文:一蓑烟雨任平生。

    解读:点明了词中所说的风雨,并不是单纯的自然界的风雨,而兼指政治上的风风雨雨。

作者申明,自己完全有能力有气度来面对人生道路上的各种政治风雨的考验。 现在所面临的政治祸难又算得了什么一个任字,见出自若、自信的胸襟。   原文: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解读:具体落实小序中已而遂晴一句,这是眼前实景实写,也暗示对未来际遇的一种自信的预测。

刚才是带酒冒雨而行,虽衣裳尽湿而并不觉冷。

现在雨停风起,始感微凉,而山头夕阳又给词人送来些许暖意,好象特意迎接他似的。 相迎二字见性情。 作者常常能在逆境中看到曙光,不让这暂时的逆境左右自己的心情,这也就是他的旷达之处了。

  原文: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解读:再说心中事,含蕴深邃。 向来,即方才的意思。

回首向来萧瑟处,即是指回望方才的遇雨之处,也是对自己平生经历过的宦海风波的感悟和反思。

词人反思的结果是:归去。

陶渊明的退隐躬耕,是词人所仰慕的,但终其一生,词人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退隐。

词人以也无风雨也无晴收束全篇,精警深刻,耐人寻味。

方才遇雨时,词人没有盼晴,也不认为风雨有什么不好;现在天虽晴了,喜悦之情也淡得近乎没有。

因为自然界和仕途上有晴有雨,有顺境有逆境。

  我们要理解此词所表现的旷达情怀。

王国维说: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 (《人间词话》)从生活小题材中提炼出重大主题。 外出于活或办其他事情,在路上遇雨,这是人们生活上习以为常的小事,可是作者在这样极常见的生活小事中,挖掘出关于人生观、世界观,关于理想前途、处世态度等方面的重大政治主题。 更多苏轼宋词赏析请关注诗词库的柳永专栏。

  读罢全词,令人心情振奋,心境豁然,心灵净化。

人生的沉浮、情感的忧乐,在读者的理念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体悟。

从心理学白日梦的角度看,此词实际是作者描绘的一个淡泊从容、旷达超脱的白日梦,在多个方面都非常符合白日梦的特征。 【创作背景】  这首词写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这是作者被贬官到黄州的第三年。 在《水调歌头》的基本解读中已说到,贬官黄州是作者在人生道路上第一次遭受的深重政治打击,但他能以超脱旷达的态度来对待。